ag网站

砚湖笔谈
新闻首页 >> 砚湖笔谈 >> 正文
来源:宣传部 大学生记者站   作者:曹海若 刘飞鹏/文  编辑:林汐璐  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24日  浏览次数:次

点一柱理想的灯火

1123日,著名文化学者、诗人、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,经其女儿确认,先生走得很平静。流沙河曾在随笔《死如之何》中写道:“我愿意在僻静处,不痛苦,不恐惧,不怨恨,自然死去。”那个他愿意以大儒风度泰然临之的时刻,最后还是来临了。

初识流沙河,缘于一首《理想》。“理想是石,敲出星星之火;理想是火,点燃熄灭的灯……”那时正是我一身牛犊稚气,性情最昂扬、最热烈的年纪,读到“请乘理想之马,挥鞭从此启程”便一时间心潮起伏,兴奋难耐。先生诗行间流溢着昂扬畅达的感情,仿佛还只是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。然而谁能想到,诗成之时他已经48岁。流沙河称自己写诗之初是“年青血热,激情欢唱”;青春已逝,而热血不改,他笔下的理想,仍旧“莹莹光无尽”。

因《理想》一诗而广受赞誉的流沙河,却不愿被称作“著名诗人”。“又没有做统计,你咋个晓得你著名。”他认为自己头脑太过理性,不具艺术之朦胧气质,不是写诗的材料。九十年代,他决定全身心地投入研读中国传统典籍、说文解字的工作,将自己置身于中国文字的诗境之中,“沾沾自喜自己的后半生找到了一个寄托”。

在家庭文化氛围的浸染下,流沙河自小就对中国汉字文化充满了喜爱。青年时期,流沙河夸父饮大泽般读书,愈饮愈渴,从而奠定了深厚的古文字、古文学基础。而之后几十年的积累之下,深厚的学养、诗人的颖悟,常让他对古文字和诗歌有新颖而独到的看法。他接连出版了《解字一百》、《流沙河讲诗经》、《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》等十余部古文字古诗研究著作,这些作品大都深受欢迎。

蜀人善摆“龙门阵”(聊天)。流沙河一肚子学问,人也豪爽旷达,随口说出的话多有零金碎玉。他论证“载”和“戴”之区别,古今中西、各国风俗,旁征博引;讲座上,遇听众质疑,引证蜀地野史,还笑称“多亏吾蜀花蕊夫人现场救我”;海峡彼岸余光中的诗句,他爱读,更爱讲,每次至少讲两个小时,兴奋着魔,以至听者疑心余光中与流沙河是否有亲缘关系。后来大陆盛起的“余光中热”,流沙河功不可没,他却自嘲这是借讲他人妙笔,看清自己之丑。先生幽默豁达、喜成人之美的大师气度,在这些言谈之中可见一斑。

要说老先生哪方面的知识最渊博,还当是关于这座哺育他的城市。2004年,流沙河所著《老成都:芙蓉秋梦》出版,他称自己为“旧时代最后一批成都少年郎”,有幸留存了十八年旧时代老成都的记忆。谈及成都的历史、民情、建筑、前世今生,老先生如数家珍,他是成都的爱者,是殷殷叮嘱的老者,更是一字一字书写成都的忠实记录者。他书写着自己如此熟知的成都,目睹千年历史往笔下流去,沧桑之感顿生。老文人如流沙河,提着灯盏遥遥呼唤闷头赶路的年青人:喂,回头看一看老成都哇,知晓你们从何处来,那个来处必有些什么值得继承。

成都,处处是流沙河的印记。他为锦里小学、新旧书店、成华区图书馆献墨宝;于2003年受聘为ag网站文法学院(现为法学院)客座教授并题写院名。他是成都市图书馆的常驻嘉宾,许多成都市民,不乏远道而来的外地听众从四面八方赶来,听他用诙谐的成都方言,解读古时的生活方式或社会背景,从过去鉴当下。

先生曾谈及死亡,以及人死后的续存。“你应该养好生命的火炷,莫让风吹熄了。唯此荧荧一炷,可以点燃他灯。灯火代代相传,便是你的灵魂不灭……活在他人的记忆里,就是你死后的续存了。”流沙河还将活在成都、活在中国的记忆中,他为中国文化点燃的一柱灯火,依然照亮着许多读者的路。

下一条:重阳菊开时


学校地址: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:610059

成都理工大学 蜀ICP备05026980号